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华美医院人流手术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15:06:1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华美医院人流手术,北仑华美妇科,慈溪无痛人流医院哪个做好,北仑哪个医院治疗尿道炎好,北仑哪个医院人流安全,宁波华美医院代金卷,余姚那的人人流好

特朗普就任未满百日,已经打出了一手风格鲜明的经济政策牌:贸易保护、制造业回流、管制放松、减税、投资基建等等。4月11日,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建投研究院研讨会上,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表示,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实体,政策变化对全球经济影响巨大,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再起,制造业与资本回流发达国家,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国际分工也随之改变。

李向阳认为,特朗普推出这套新经济政策,有助于扩大国内生产、平衡美国消费过度带来的负债过度,改善国内收入分配不均问题、为低技能白人群体争取就业机会,这些符合复兴美国的经济学逻辑。

以下内容根据李向阳4月11日演讲内容整理:

“买美国货,雇美国人”颠覆贸易自由主义

贸易保护主义是特朗普经济政策的首要特点,这与反全球化紧密相连。美国推行的贸易方针,在二战后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:第一阶段推行多边主义,比如美国人主导建立起了世界贸易组织。第二阶段则推行区域主义,进入本世纪,尤其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、美国2004年进入危机期以后,美国从多边主义转向区域主义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就在此阶段提出。第三阶段则是单边主义。特朗普当政与英国退出欧盟,标志着主要发达国家开始从区域主义转而寻求单边主义。

从秩序和规则来看,美国从多边主义到区域主义,现在转向单边主义,是一个从贸易自由主义向保护主义不断演变的过程。同时,在理念层面,美国从普通民众到精英阶层,都颠覆了过去习以为常、教科书奉为经典的自由贸易原理——贸易有利于提高全世界的福利水平。特朗普提出的“买美国货,雇美国人”,是对过去几百年来贸易自由主义彻底的反叛。

美国在未来的贸易中,首先会着手解决逆差问题,美国贸易逆差高达一年5千亿美元。过去15年美国的贸易逆差总额,与全球多边贸易逆差总额基本上一致。所以美国人现在要解决贸易不公平,进而解决工作机会流失问题。

美国贸易逆差一半来自对华贸易。要解决中美贸易问题,首先是通过汇率手段,即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度升值。但现在来看,人民币不具备升值空间,继续对美元大幅度升值可能性不大。美国只能更多寻求非市场手段。

于是在非市场手段方面,特朗普提出,企业如果不回到美国投资,那么在通过产业链条内部贸易进入美国的时候,就要被收取边境税。

另一个手段则是强行要求放开市场。欧洲人、美国人寻求解决对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时,都提出过这样的要求。他们认为贸易失衡不符合经济规律,不是中国市场不够开放,就是中国出口受不公平补助。所以要求中国自动约束出口,强制要求中国自行开放市场。这就类似于1980年代,美国对日本施压。

制造业回流改变国际分工

与贸易保护主义相对应就是投资领域保护,最典型政策则是制造业回归。美国在奥巴马时期,实际上已经喊出美国制造,但是在他执政八年之中,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。而特朗普现在看来,是要把美国制造切切实实立为优先目标,并且很有可能实现。

税负是影响跨国资本流动的重要因素,美国的税改涉及对国内企业减税和征收过境税。特朗普减税按照功能分两类,一类是减税直接提高企业盈利,减少政府拿走的这一块税收,把企业税从35%降低到15%。第二类是吸引海外资本回流。美国税负太高,使得多年以来,美国跨国公司把海外投资的收益留存到海外。现在特朗普的税制改革,希望让这一笔资金回流到美国。这两种措施实际上提高了股东收益。

一个小国如果减税、改变税制,对其他国家没有什么影响。但是对于美国来说,它的减税具有全球效应。从国际上看,这种减税具有联带、示范效应,会使其他对美国有投资竞争相关国家被迫做出调整。

特朗普对于金融监管的放松,也有利于吸引金融企业回流美国。经历了国际金融危机,奥巴马政府出台了《多德-弗兰克法案》,限制银行业的混业经营,厉行监管。现在特朗普政府看来,《多德-弗兰克法案》堵塞资本主义动脉,伤害工薪阶层,伤害消费者,需要废止。特朗普政府已经推出替代方案,尽管尚未获得立法通过,但是从现在来看是大势所趋。

如果国际资本、制造业向美国回流,可能会带来一个结果,就是全球价值链缩短。在过去20多年发展过程中,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要的表现,就是产业分工越来越细。产业分工从最发达的国家到最不发达的国家,形成了一条很长的全球价值链。如果现在低端制造业回流到发达国家,价值链会因此缩短。

特朗普政策符合复兴美国的经济学逻辑

特朗普经济政策在逻辑上是自洽的。原因有两点,第一是国际金融危机过后,大家有一个基本共识——美国经济最大问题是消费负债不可持续。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,奥巴马政府做了什么事情?做的不是扩大生产,而是继续扩大消费,所以从大方向上就是没有抓住问题本质。

有人开玩笑说,美国应该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扩大生产,中国应该在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扩大消费,结果两个大国走了两个相反方向,中国人继续扩大生产,美国继续扩大消费,这是后来长达十年经济低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。

第二点原因是,以创造就业机会为手段,有助于解决美国收入分配问题。反全球化很重要原因是,美国认为,经济全球化有利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,损害美国利益;在国内又造成收入分配不均衡,低技能白人阶层失去就业陷入困顿。

特朗普解决分配问题,没有简单把华尔街利益拿出来,分一块蛋糕给穷人。他选择为美国低收入群体创造就业机会,这样的思路符合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。从政治上来说,兑现了特朗普做出的大选承诺。而衡量美国复兴的一个重要指标,也是新创造的就业机会。

第二,特朗普力图改变全球化带来的国际分工,为国内创造就业机会,实际上有利于低收入、低技能阶层。给他们创造更多就业机会,从而实现美国收入分配改进。所以过去十年这种反全球化的潮流,现在特朗普政府推出的新经济政策,根源是经济全球化本身出现了问题。

中美贸易如有一战,中资企业未必首当其冲

特朗普新经济政策首先会影响中国的出口贸易。特朗普把美国的贸易逆差等同于美国就业机会的损失,是首要任务。而中国贡献了美国一半的贸易逆差,所以美国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不排首位,反倒奇怪。中国出口压力的增加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

前不久的一项调查显示:如果中美发生贸易战,哪些行业、企业将受到最大冲击。按照对美出口的规模,排出了前25家企业。在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——对美国贸易出口最大的,是在中国生产的境外企业。所以未来即使是中美发生贸易战,可能对大多数中资企业,尤其是从事一般加工贸易的企业,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冲击。

中美之间如果发生贸易争端,特朗普可能会采用敲诈式谈判,逼迫中国单方面做出让步,包括自发限制出口,单方面开放市场。有很多经济学家认定,美国可以通过市场,通过汇率调整来平衡中美之间的逆差。但特朗普没有兑现竞选承诺,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。我想主要原因是人民币对美元不具备大幅升值的基础,因而依靠汇率手段来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,显然是不太走得通的。

特朗普经济政策还有一个后果,即全球未来融资成本有上升趋势。在国际金融危机以后,无论发达国家还是新兴经济体,利率都处于一个历史低点,很多国家的短期利率为负。但这样的低利率时代即将逝去:短期利率方面美国开始加息,欧洲中央银行表示即将放弃量化宽松,开始进入加息。欧洲一旦加息、日本将会跟随行动。而在最近一次美联储加息的时候,中国人民银行做出了反应,虽然没有同步加息,但是通过其他手段,变相加息。

低利率时代的结束毫无疑问将提高未来的融资成本。中国作为经济体长期享受的低利率时代即将终结。

与此同时,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动力也在提升。随着国外放松金融管制,以及特朗普推出过境税,考虑到贸易和投资的整体布局,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前往发达国家投资,逼迫中国企业走出去。

(演讲稿经李向阳本人审阅)来源李向阳/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奉化人流术需要多少钱